相关文章

搅局的黑物流 佛山新闻 南方网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mxchq.com/

昨日下午,乐从家具城,搬运工人将包装好的家具装车。

▲在乐从家具城,大大小小的物流货运公司可谓鱼龙混杂,良莠难辨。

▲罗浮宫国际家具博览中心诚信货运联盟的提示。

  核心提示

  325国道,乐从家具城,十里繁华。

  作为中国最大的家具集散地,乐从家具城经营面积近300万平方米,容纳了海内外4000多家家具经销商,展示各式家具2万多种的宏大规模,“乐从家具”已初创成为闻名中外的知名品牌。

  然而,树大有枯枝,在网络上打上“乐从黑货运”关键词,可以搜出成千上万条网帖。集中爆发的负面信息警示,依附在“乐从家具”这株大树上的“黑物流”,已然成为乐从家具城一个“难搞的局”。在无序竞争的“黑物流”步步紧逼之下,乐从家具物流业跌入“劣币驱良币”怪圈,“黑物流”打乱守信规则,将了“良家”的军:有资质、有信誉的正规物流公司,正遭受挤压,生存逼仄。长此以往,恐将陷入恶性循环。

  一个面向世界的品牌市场,“乐从家具”应该有更高更远的未来,终结货运市场这一野草式的无序发展,重建公平竞争、诚信交易的市场环境,是必须的阵痛。

  采写/佛山日报见习记者 肖桂来 记者张少鹏 李锋

  摄影/佛山日报记者 崔景印

  一趟新婚家私采购,让湖南人苏卫青憋了一肚子气。“被坑苦了!” 他抱怨说,远赴乐从采购家具本来是看重它的牌子,琳琅满目的家具让他称心如意,却没想到货运环节却让他“倒霉透顶”。

  近日,家住湖南衡阳的苏青卫在朋友推荐下来乐从家具购买新婚家私。买好家私后,苏卫青找了一家货运部,谈妥了运输费。但当他把家私放到货运部指定仓库后,事情突变,原本谈好的千分之三的货运费变成了百分之三,原本度量过的150立方米货物也陡然变成了300立方米,总运输费用高达1万多元。

  “没想到这里货运这么黑!” 人生地不熟,苏卫青选择了妥协,只能生闷气。

  坑人的货运

  家具在1个星期后才姗姗来迟,由另外一家物流公司通知他去提货,这时,他才知道货物竟先后转了3家物流公司,吉×物流根本没有车。而运输费用,则从当初约定的480元变成了1300元。

  苏卫青和未婚妻是3月中旬来乐从家具购买新婚家私的。一路逛去,款式新颖的漂亮家私让随行的未婚妻连连称赞,挑选过程也称心如意。但没有想到,家具的货运却让他心中连生闷气。

  在国际家私附近街巷,苏卫青找了一家货运部,谈妥了120元/立方米的运输费。但当他把买好的家私放到指定仓库回去再接洽时,事情突变,原本150立方的货物变成了300立方,加上保险费等各种名目费用,总费用高达1万多元。

  该如何是好?当苏卫青要求搬走货物时,刚刚还和颜悦色的货运部老板态度急转蛮横,“如果把货物搬出,就要付5000元的仓库管理费!”苏卫青在乐从家具城宣传栏上找了市场监管的电话,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合同约定不清晰无法处理。

  “退货太麻烦了,毕竟是个人购买,经不起这些折腾。”在人生地不熟的乐从,苏卫青先生最终选择了妥协。经过多次与货运老板好话好说,最终商定价格给个7折优惠。

  让苏卫青更不满的是,货运部承诺的两三天运到湖南的承诺也没有兑现,货物抵达时基本上都超过一周了。“差点错过了婚期!”

  与苏卫青一样,来自江苏的阿明也是货运部的“上钩者”。去年年底,阿明在乐从国际家私城购买了一套客厅沙发和一组电视柜,大约6立方米,委托一家吉×物流公司托运,约好单价80元/立方米。阿明看到该货运部不大,只有几平方米,里面除了一张办公桌、一张沙发外再无他物。但对方一再表示,自己是“正规”的货运部,有自己的货运车,不会转来转去,而且运费便宜。

  架不住对方“甜言蜜语”,再加上该物流公司就在家私城警务室旁边,阿明在货物托运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“再怎么黑,也不敢开到警务室旁边吧。”阿明说。

  家具在1个星期后才姗姗来迟,由另外一家物流公司通知他去提货,这时,他才知道货物竟先后转了3家物流公司,吉×物流根本没有车。

  按照阿明与吉×物流的约定,阿明的家具运费应为480元,但在送达的物流公司的货运单上却分明写着1300多元,对方强硬表示,“不给钱不给货。”

  阿明怒气冲天,他拨打吉×物流公司讨要说法,没想到对方态度恶劣,“他们竟然无耻地说:‘骗了你又怎么样!’”之后再打,对方就不接了。“总不能为了几百块钱跑回乐从去吧。”阿明放弃了维权,选择吃哑巴亏。

  苏青卫和阿明的遭遇并非个案。在顺德区市场安全监管信息网“网上投诉”栏目,记者看到有关乐从家具城投诉的各类案件中,约70%投诉与货运物流相关。

  物流“蛀虫”

  “织个货运网,起码要上千万!巴掌大的店,怎可能有这样的能力?” 一张办公桌、三两个人就可以经营物流的现象,让龚义好生感叹。 在他眼中,这些小货运部,就像一颗老鼠屎,搅了整锅“乐从物流”的“粥”。

  3月29日,气派的家具城还沐浴着晨光,伴着从全国各地熙攘涌来的客人,乐从家具世界开始了一天的喧嚣。

  记者沿着一条街往深处走,短短100米的街巷,瑞×货运、浙×物流、驰×货运……不到10平方的办公室,一张办公桌、三两工作人员的货运店杂乱无章排开。记者粗略估计,在这断头街上就挤了近50家货运档口。

  几乎每间货运部玻璃门上都写满了货运可抵达的地点,北至东三省,西至新疆西藏,东至长三角各城市,南至珠三角周边省份。靠一辆二手卡车在乐从家具城拉货近十年的龚义(化名)说,乐从的货运可以分成三类,一类是大商家的售后货运,一类是专线货运,另一类也就是这些数目最多的小货运部。

  在乐从家具城货运行业,仅仅从数量上而言,小货运部大约占了70%左右。

  龚义说,专线一般只走一条线,凡承诺任何地方都可抵达的,一般都是“黑铺”,“很多是在炒货,没有自己的车,也无仓库”。

  龚义表示,一家物流公司如没有雄厚的资本是无法支撑起日常周转的,要有自己的车辆,在各地要有配货点,要有完备的运输网络,还需要雇佣管理人员,“织个货运网,起码要上千万!巴掌大的店,怎可能有这样的能力?”

  在龚义眼中,这些小货运部,就像一颗“老鼠屎”,搅了整锅“乐从物流”的“粥”。

  在顺德乐从家具城附近经营多年家具厂的一位周姓老板告诉记者,乐从家具城货运环节问题很多,目前处于一种野草式的无序发展。另一方面,黑货运也已严重影响了乐从家具城的未来——“黑货运,这是自己砸自己牌子!”

  周老板说,小货运店的欺骗手段五花八门。例如,虚报立方数是黑物流常规的一个手段,“家具形状是不规则的,所以立方数很难有个统一的计量。”此外,还有运途中乱加运费、收保险费却不给买保险。

  乐从家具城十里长街上,各地客商鱼贯而入,由于各货运店辨识度不高,很多人往往投入小货运部的怀抱,成为“案上鱼肉”。

  龚义分析,真正有实力、有资质、有信誉的物流公司,在经营过程中往往受到那些没资质的、以低价手段去抢客源的货运中介的冲击,而一些货主、生产厂家则由于“眼睛不够雪亮”,轻信非法经营者“代收代付”等“承诺”而被骗货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物流专家也对此表示担忧,小货运部乱象丛生,不仅会伤害了乐从家具的品牌,也会让乐从家具成为一个“难搞的局”:如杂草般的小货运部风生水起,有实力的大货运公司经营惨淡陷入“劣币驱良币”的怪圈。

  “炒货”之罪

  乐从物流从此步入了“炒货年代”。各方人士各显神通,不管自己能不能送到,先把货收了,再通过拼车等方式把货弄出去。炒得是有滋有味。

  小货运部的根究竟在哪里?在乐从经营了20余年家具生意的李先生坦言,“炒货!小货运部是炒货‘变体’!”

  上个世纪90年代,乐从家具城开始蓬勃发展,2003年前后逐渐走向成熟,闻名全国。那时,大批有钱人从全国飞来乐从买家具,导致了大批家具要从乐从运出去。但乐从家具城相关的配套物流却极度匮乏,达不到每个城市的专线运输。此时,货运部如雨后春笋应遇而生。

  虽然不规范,但滞后的物流行业让家具城没有选择的余地,甚至为了争夺货运部,他们还降低了门槛,一些家具中心为了让货运部在自己中心发货,不但不收办公室租金,还每车奖励现金。

  因发展初期规划的盲目与监管的缺失,货运部以一种野草般无序状态发展,并渐渐沦为乐从家具行业无法抹去的伤痛。从2010年开始,乐从家具城物流投诉呈现爆发趋势。

  货物代运部其实算不上是正规的物流公司,没有自己的车,也没有自己的线路,更多的依靠炒货生存。 李先生表示,“把货物拿到,然后转手给其他的物流公司,通过各种手段赚取中间利润。”

  于是,乐从物流从此步入了“炒货年代”。各方人士各显神通,不管自己能不能送到,先把货收了,再通过拼车等方式把货弄出去。炒得是有滋有味。

  炒货毕竟是一件有风险的事,物流过程无法控制的环节太多,于是真正想做好做大的、立足承接工厂经销商的物流企业,开始打造自己的专线物流。

  为何物流“短板”总是被人忽视?李先生表示,这显示了乐从家具市场份额的一种垄断性。“前些年,乐从家具专业卖场名号响当当,想买高档货的客户只能选择乐从。当某一市场份额处于垄断时期的时候,大家对比的往往是其产品的性价比,忽略了其隐性的费用。比如说物流费用、搬楼、安装费用等”。

  “炒货这种模式的延续,源于零散市场足够量的支撑”,李先生说,乐从家具市场物流业出现了专线与炒货两种分化,炒货的走遍天下,专线的只打理区域市场。“毫无疑问专线的服务要好,但奈何炒货市场面铺的大,专线只被些熟门熟路的人看重。” 他透露,专线货运有时也做“奇怪事”——自己长期合作的经销商一个价,零散的客户一个价。“毕竟零散的生意是做一单就没下一单,能宰就宰,商人终究重利”。

  灰色利益链

  他上过同行的当,看破了这一行的手法。他说,万变不离其宗,黑物流之所以能够屡屡得手,一方面是利用顾客的贪小便宜心理,另一方面则是大多数顾客不熟悉法律程序,被人钻了漏洞。

  3月28日清晨,天空细雨霏霏,阿文早早就站在了乐从国际家私城的门口,缩着脖子,和七八个四川老乡一起,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、说着话。一个陌生人走过,阿文立即停止说话,大步跨上前去,“要买家具吗?我给你介绍便宜的。”

  挂着一副眼镜的阿文和站在一起的老乡相比显得斯文不少,但职业上他们并没有区别——“拉客仔”。听到记者想要找货运公司拉货,他熟练地将记者引到了一家叫做“昌×快运”的门店,店不大,10多个平方米,里面一张办公室、一台电脑、一套铁制沙发还有一个隔间。据记者了解,“昌×快运”是网上被频繁投诉的一家货运店。

  对于小货运部而言,拉客仔是他们的“眼线”。龚义表示,他们就像苍蝇一样飞来飞去与顾客搭讪,常常以从事货运、运输、安装、商场销售等身份做掩饰。“拉客仔负责介绍生意,然后再与货运部合谋‘稳住’客人,等客人把货拉到货运点,便开始‘宰客’。”

  货运部也抓住客人“贪便宜”心理,以低廉价位作“鱼饵”先引客人“上钩”,然后以各种口头承诺留住客人,比如免费提供家具安全险、跟踪查询服务。“这些都是空谈,只要家具拉到他们的货运点,什么都不由你了!”

  龚义说,货一旦到了货运点,假如客人有反悔,货运点便以仓储费、联系费、搬运费等各种名目给你索要服务费。“货运点没有自己的运输车辆,会把货卖给其他大的货运点,而中途加运费、增加立方数更是其常用的宰客手段”。

  “目前,乐从有300多家货运部,其中拥有货运设施和固定线路的只有60家上下。” 龚义说,以发货到湖南为例,配送价格大概是140~160元/m3,有些货运部会以120元的低价吸引顾客,但可能在运输过程中出现虚报立方数的情况,消费者图便宜反而吃亏,消费者发现有问题一般都会投诉货运部,但投诉也没用了,货物已被他们层层转“卖”,你不给钱,最终送达的物流公司就不给你卸货。

  “一单几十立方米的家具生意,拉客仔最多从中拿一两千块钱!”龚义表示,羊毛出在羊身上,拉客仔与黑货运从中分利也助长了货运宰客行为。另一方面,外来客商也成为货运点宰客的主要目标。

  “合同不规范,客商即使投诉了,也很难讨回公道的。”小周在乐从的物流行业爬摸滚打了4年多,从一个搬运工做到了一家正规物流公司的小主管。他上过同行的当,看破了这一行的手法。他说,万变不离其宗,黑物流之所以能够屡屡得手,一方面是利用顾客的贪小便宜心理,另一方面则是大多数顾客不熟悉法律程序,被人钻了漏洞。

  这些不规范的合同没有写明立方数,也很少标清单价以及转运费等等。这样的合同,即便日后发现上当了,消费者也无从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。

  龚义表示,合同只是表象,零落生存的“黑货运”背后,家具生产、家具销售以及拉客仔共同组成了“乐从家具”这个庞大经济体,自己既是这条经济链上的“寄生者”,也滋养了其他利益关联体的存在。

  寻觅良方

  此外,有关部门也将继续推动乐从环球诚信物流联盟的发展,逐步形成物流公司“不想跑、跑不了、讲诚信”的经营格局,保障消费者和家具经营者的利益。

  这些年,随着乐从家具的日益成熟,不少人开始反思物流行业的现状。早期成立的货运部通过合并等方式开始转型,专注于做专线物流。另一方面,家具销售商也开始完善物流服务。一些大型销售商拥有属于自己的货运部,如皇朝家私、罗浮宫家具博览中心,能够为消费者提供“销售-运输-安装”全套服务。

  据记者了解,乐从镇政府也开始出台相应措施规范物流行业,2010年底相关部门出台硬性规定,提高货运公司准入门槛,要求必须具备100万元注册资金和5辆运输车辆,旨在控制货运公司的数量膨胀,相应的资金要求则是为了避免货运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。

  目前,政府也积极探索建设一个集中统一的物流中心,2008年在家具城往北2公里的位置试点设立一个近2万平方米的环球物流中心,聚集了一部分有实力的货运部,并规划在佛山一环附近建设一个用地超过400亩的大型物流中心,建成后,政府将通过行政手段将大小货运公司集中在一起。

  乐从家具城有关负责人表示,针对乐从家具物流不规范现象,计划在未来集中规划大型物流场地,加强管理,同时会引进大型物流公司,逐步规范市场。此外,有关部门也将继续推动乐从环球诚信物流联盟的发展,逐步形成物流公司“不想跑、跑不了、讲诚信”的经营格局,保障消费者和家具经营者的利益。

  行业在自律、政府在行动,但彻底改善乐从家具城的物流行业尚需时日。早前成立的众多个体货运部,因为是合法注册,不能强制关闭,只能积极地引导他们升级为公司,并通过限制年检的方式来优化,希望扶持一批、淘汰一批。

  此外,乐从家具城有关负责人称,针对乐从货运市场的混乱,乐从镇在罗浮宫国际家具展览中心专门成立了诚信货运联盟,但消费者一定要到罗浮宫售后服务中心办理手续,而且要他们盖售后服务专用章,就会帮消费者监管跟进,很有保障,不过价格相对较贵。

  对于屡次发生的货运合同纠纷,顺德乐从市场监管部门准备推出标本合同,但推广仍是一个难题,“各货运部是否‘买账’,采用官方拟定的合同仍未知!”